Бронзовый Броня

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八云号影型自走打字机 天哪神迹实体到了!在上学的前几个小时到简直……太幸运了!谢谢阿影还有所有参与神迹制作的人,十分感谢你们带给我们的一切,真的谢谢!
ps.还有书签嘿嘿嘿,咱先原地爆炸一会www

神迹文评

首先,迟来的新年快乐与元宵快乐!嘛,说好看完第三巻就写文评,但我沦陷于作业的轰炸中,一直没能写,而且最近智商和情商一起降到了负值,也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所以一直到开学前的最后一晚,是文评不是长评因为现在手机屏幕有点问题看不清,打字很吃力,也没办法了。最近联想了一下神迹3里的情节人物,算是有些感触吧,所以想写一写。

第三卷开始,大家正式地分道扬镳了,绘里和希回到了她的“家乡”,真姬也回到了深渊之中,海未也从龙岛归来,回到了姐姐身边,果果和妮可也在不断进步,当初那个小佣兵和无力救助他人的黑暗精灵,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可靠角色(果皇也成长了很多,处事方面的笨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应该是几人里较年轻、涉世经验不够多的傻白甜)大家相聚再相別,可能下一次见面,大家便不再是可以一同冒险的伙伴,甚至成为了敌人。这么看来,不可能HE啊,应该是有主要角色便当的吧,希望她们能不留遗憾。

恶魔与兽人的冲突,恶魔内部的叛乱,还有真姬的回归,看得我真的非常紧张,有点害怕却又欲罢不能。上层间的勾心斗角,很真实。看着真姬摆平那些事件,让人很心疼。她从小一直应对着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一直作为西木野活着。在之后遇见的朋友,日后可能会成为敌人。她高傲地留下大胆的发言,做事果断决绝。但这么一个人,我仍会去心疼,会为她难受,也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想抱住她揉揉脑袋。(也不是你来啦!XD

姐姐的过去,害我差点哭出来。从小她过着怎样的生活啊!不被当人,她自己又身有疾病,但她依旧成为了现在这样,强大、神秘。她脸上的微笑礼貌得体,但这只是与人交流的面具,她的真正笑容对谁才会展露呢?那位阳光的龙骑士、默契的挚友、爱慕她的学生还是她的孪生妹妹?她没有一个关心她疼爱她的家,也没有幸福的童年,有的是她强大的内心与这病弱的身体,她怎么走过那五十年的啊……她是模糊了轨道的旧星吗?我不知道,有好多话我不理解,只能一点点悟。但我能读出,姐姐经历过的事,那些她不算美好的过去。

三卷里我最喜欢第一卷,那时的她们只需要相伴前行,一路上她们是彼此最坚硬的盾、最锋利的剑,无须顾虑太多。伙伴间的理解包容真的很棒!她们都在成长,最后,构成一部泛大陆最宏伟的史诗!

ps.阿影的文笔真的很赞,同学对于神迹真的是赞不绝口,请加油!未来我会一直支持的!虐也没关系,虐虐更健康www
pss.不朽之诗也十分让人期待的说,请记住有一只澘水的在下【挥蹄】
psss.占tag抱歉!(土下座)

为什么我还没成年?!

【影桑生贺】神迹长评

咳嗯,介里是铜砸,咱来……呃……也不知道干啥了啦(误 咱稍微地进行一下人物的评价吧w这些仅仅是咱个人的看法,请原谅咱的拙见。咱及其不正经,请原谅(鞠躬
神迹的主题,咱有点私心地猜了是“守护”至于为什么?去看前辈的文啦!
神迹——把咱拉入海姬坑的好文。作为一个废人,咱也没法做什么来感谢前辈,只能写文评了……但,即使是我这种人,也想,做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谢意!是不是有点耳熟呢?没错,是果果第十六章在精神幻境中对真姬说的话——“我说了我不会后悔啊!所以就用这样的方式超度你吧!至少我一个人就够了!决不允许对我的朋友出手啊!这是弱者的守护啊!”这是弱者的守护,也是我们唯一能做到的事情。人类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却可以被龙族认可为龙骑士,有点不可思议呢。为什么呢?抱歉,咱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人类的热血没有什么可以让它熄灭;人类的意识,是可以如钢铁般坚硬的;人类的爆发力,可以无限大。果果让咱坚定了一个信念——只要可以用尽一生时间,去守护一样东西,不论结局好坏,这一生,也不算白过了。果果在小队中,不是最厉害的那个,但她成为了粘合剂,促使了神迹这个故事的发展;她在遇敌时完全可以像其他人一样不去救那个人,自己一走了之,她却不顾生命,也想去超度那个怨体;这是弱者的守护,守护爱情与友情,亲情与信念,所以,他们燃烧出来的生命之火,才可以灼烧恶魔。穗乃果在成长,从贸然离家的见习佣兵成长为了身经百战的A级佣兵,这不仅仅是等级的变化,也是心理上的成熟。她会为了伙伴舍弃生命在所不惜,现在是,以前也是;但如今,她会更成功的,守护她想守护的东西。——“我是很弱小啊,而且很理想化…真姬你一定不能理解吧…因为我是生命短暂的人类!所以才能努力向前奔跑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守护啊!任意挥洒感情守护我的伙伴啊!”
穗乃果是守护者,那么她出门第一个结识的朋友——园田海未,是什么角色呢?
园田海未,本文主角,是个隐藏了很多秘密的人,武艺高、颜值高(x 属性逆天、武器逆天,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海未出生于丹枫城,五十年前被判定为死亡,五十年后又重新出现,出落成了一位帅气的剑客,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五十年光阴过去,她仅仅只和穗乃果同岁?我说过,神迹的主题是“守护”,她,也是一名守护者。从小团子时说的守护丹枫城,到之后有意无意地护着小队,还有保护过度,无一不表现出强烈的守护别人的意识——“那个园田海未,已经不想,绝对不想让任何一个好友死在她前面了!!!!!”海未在真姬接近冷酷的批评后,变了——仗着种族优势冲锋陷阵、用自身换回绘里的生命等等。她不会再忽视朋友们的安危,做出不过脑子的举动置大家于危难之中,她已成为了一个“伙伴”而不是“短板”了。海未和我真的好像——不知如何去守护自己的朋友到成长为一名守护者,守望着自己的朋友,无怨无悔。她不会再让自己的朋友,死在自己前面了。
同时,她也不仅仅成为了一名称职的伙伴,更是坚定了自我——“我一直啊…不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我一直想….真正的园田海未或许早就死在五十年前了,而我不过是一个怪物。” “但是离开这里的我认识了你们….才知道…其实我能够度过的生命…也可以十分美好…”“我答应过你们的,我会回去。”
我曾经以为我是龙,但我不是。
我以为我是人类,但我也不属于。
那些和挚友们,和姐姐,和大家在一起的记忆,都是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一丝半毫。
我是谁?我是天启的佣兵团长,是那些人的朋友和亲人。
我是园田海未,即使沉睡多年,我也依旧是我自己!
海未她一直在怀疑自己是什么——龙还是人,第二卷的结尾,延续了两卷的犹豫,终于结束了,她不会成为除园田海未外的其他人,不论她有什么样的形态,园田海未始终是园田海未——她温柔体贴,她帅气池面,她会对肢体接触感到害羞;她会为了死去的人的尊严冒死挑战天使,也会为了坚定朋友活下去的信念对她和自己说出激动的话语,更会不惧自身的安危将绘里送上洞口而自己掉下深渊;她会冷血、会无情、会死撑着而不倒下去。园田海未不会改变,永远不会——“我想不需要起个龙族名字了,如果我非要做个自我介绍的话,那么,还是园田海未很荣幸认识你好了。”(一不小心总会让人哭出来2333
海未失去了家,绚濑绘里也是;但她更惨,她一族尽数死在五十年前,而海未至少还有姐姐和龙族的陪伴。绘里也不过是为了回家,所以才加入了S级任务,回到自己的家。她也有感情,会哭、会笑,她也会不舍,渴望回到那个过去的时光。所以,当她意识到这点后,她让同行的海未离开。和她有相同遭遇的海未,在那时醒悟了,她坚定了自己,现在她要来坚定绘里了——“要我打醒你吗,绚濑绘里!”迎上的金色眸子未曾变回竖瞳,证明那人现在其实完全处于冷静状态,“这算什么啊!这算什么结束!呵,我刚才居然犹豫了,简直愚蠢啊!”
“就这样吗?这个世界亏欠我们的,就这么轻而易举选择不去追究吗!从你被救出来时候赋予你的第二条生命,就被你用来埋在坟墓里吗!”
“或许我没有资格这么说,但是说我不明白?笑话!我的家族,我家族所守护的城市,都在那个时候变成了废墟啊!”攥着领口的手逐渐松开,园田海未咬紧牙关,随即再次开口:“然后呢,我现在算是什么?龙吗?人吗?我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世界对于我本身来说毫无意义!但是我不能就如同你这样轻飘飘放弃性命啊!你认为这是安息吗?大错特错!”
“如若在天有灵,那些让拼尽全力让你活下来的亲人,是为了眼睁睁送你再次去死吗!因为已经死去,再也回不来的那些!”彻底松开了手,蓝发剑士手掌覆上自己胸口,感受心脏的跳动。“这里是热的啊,绚濑绘里!是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那些她们所期待的梦想,那些最终最后付诸于我们的,是希望啊!”
“绚濑绘里,如果你依旧决定的话,我只能说很荣幸认识你,然后我不会接受你的请求,我不会帮你寻找那见鬼的真相。”园田海未放下手,叹息声疲惫,她转过身,“别让我对你更失望了,朋友啊。”
“那些人用生命和我们缔结的约定,名为活着。而你究竟在看着哪里啊?至少看看活着的,站在你面前的我们吧。”
海未彻底吼醒了绘里,也是,除了她,没人可以和绘里感同身受啊。她是最适合帮助绘里的人了。说了海未也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可以感染周围的人——让果果更稳重、让绘里又有了活下去的信念、让真姬不再仅仅将自己视为“西木野”看待。为什么呢?抱歉,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影响了很多人,包括我。绘里的父母救了她,绘里最后只想颓然而终,海未吼醒了她——他们为了我们而死去,我们的生命,早已成为他们的传承,就这么死去,是辜负了谁啊!让伙伴担心、辜负了那些死去的人,你是想干什么啊!至少,看看当下吧。绘里问她“我曾经失去一个不甚美好,但是是我的全部世界。”
“而我可以相信你能够带来没有了她们的陪伴,全新的世界?”海未回答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是,绘里哭了,封闭了那么久的心,终于被名为园田海未的光照了进来——“不要沉迷过去,不要斩断过去,只是要轻松做个暂时的道别而已。只要思念永不停息,那些人就依旧在灵魂深处,在你的身边,带着你喜欢的笑容,一直陪伴着你,绘里。”
真姬,我并不了解她经历了什么,我只知道,她背负着沉重的担子——王。她是王,恶魔的王。她的世界有权谋诡计,有鲜血和仇恨,她少的是纯真,因为她是恶魔。但她不像恶魔,她很善良。以后,她可能会面临一个抉择——“西木野”还是“真姬”。但于我而言,她在“西木野”之前,只是“真姬”。若她选择了自己的职责,或许,只有一战。海未和她不会去干涉对方的决定,这正是悲剧所在。真姬想带海未离开,她不想她那么痛苦;海未会在真姬实现野心前挡在那,因为她知道这不可能实现,也因为她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家园。真姬会选择什么,咱很好奇哦。
差不多只能说这么点了呢,其他人还没给咱太多感触,或许以后,咱会补充的啦。神迹的主题私自认为是守护了呢,猜错了的话十分抱歉(土下座 这三年,友情成为了除自由外咱最在意的东西了嘿嘿。那些句子让咱上课都在回味,跑步跟打了鸡血一样www青春的热血在疯狂沸腾啊,咱也要当佣兵啊!咱也快到十六了啊!
在这个世界,人类或许弱小但绝不是软蛋!龙族纵使逆天面对爱情与时间也无能为力;精灵族有点腐败但绘里一定会去改变的!恶魔实力至上城府极深;兽人没有脑子(x但力大无穷。天啊咱出不去了!神迹,真的很棒啊!谢谢前辈www
ps.咱表达能力被高坂穗乃果当面包吃了所以有表达不清或漏掉了什么,请来骂咱!前辈和小姐姐们没有错!
这是提前的生贺w毕竟9号那天咱要月考要上学没有手机(果咩那塞!
占tag了吗?如果有,果咩那塞!(土下座

【绘海?】【海姬?】我们的故事

==================================================================== 1、园田海未是一名邮递员。
她在大学毕业后搬离了老家,把自己家道场的继承权推给了姐姐,来到一个很小的镇子,当上了一名邮递员,顺便写点文章诗歌赚些外快。
园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离开父母定好的人生,来到一个小镇子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或许,只是为了自由。
园田在小镇上挺受欢迎的,毕竟这么个标志认真又善良的年轻姑娘,任谁看上去都会喜欢,更别提她能文善武又彬彬有礼了。
邮递员工资不高,但也不低;加上每月的稿费和姐姐私心发来的生活费,园田生活地应该会不错。但为什么会有上顿没下顿呢?
2、“えり?”“嗷呜”“喵嗷——”镇子上的人早就习惯了大清早一人一狗一猫的互动了。不少出海的渔民与早起的大妈总会见到一名邮递员小跑着挨家挨户地送报送邮件,一条金毛犬跟在一边,时不时叼过一卷报纸送到下一户人家门前。而邮递员脚边总有一只猫跟着,每当邮递员叫金毛犬的名字时,它总会跟着叫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而这时邮递员会停下来,摸摸小猫的脑袋,然后在金毛的推搡下继续向前。有些醒来去买菜的人在路上总会和邮递员打招呼,而对方也会回以一个微笑,附带一狗一猫的叫声。
是的,让邮递员小哥园田海未的钱包几乎掏空的罪𣁽祸首就是它们倆——金毛犬えり和红毛猫まき。用园田的青梅竹马南小鸟的话来说,园田她太善良了。当初园田在大雨中发现了受了伤的えり,结果把金毛犬带回了家。帮えり养好伤后,原本想让えり走的,结果えり似乎赖在园田的公寓里了。于是那时候生活不太景气的园田收留了えり。仅仅勉强够一个人花的钱又雪上加霜,于是园田开始写稿子赚外快了;后面又加上まき,园田在那几周都在靠泡面和蹭曾经是学姐现在是神社巫女的东条希的饭。にこ前辈吐槽过园田家动物活得比人好。
现在,小镇上的人早已习惯报纸上的口水印了。天天早晨,园田恭敬的敲门声和一狗一猫的叫声,成为了小镇上人人必备的闹钟,这些声音一响,一天开始了。
今天早上依旧很正常呢。
3、まき对园田占有欲很强,えり也是。这就是为什么她们总吵架的原因。一猫一狗总在争吵,而园田只好去制止。一猫一狗总是互整对方。えり由于在暴雨天受了伤,于是えり开始怕黑了;同时,まき也由于被蜜柑吓过,于是它讨厌蜜柑。
园田由于她总带着食物,小动物们都喜欢她。园田自认为自己不是很爱小动物,但当它们受了伤时,园田会控制不住地救助它们“或许是上辈子欠的吧”东条说过。如今它们都昏昏欲睡了。于是园田抱着它们回家了。
“えり、まき,我们回家吧。”
====================================================================
烂尾了w咱好困w以后会改哒(吧?

dragon and the prince

注意事项:本人文笔渣,文笔渣,文笔渣。请注意眼睛。本文为架空世界,cp是暗示的很明显的海姬。渣渣的伪史诗向作品,请尽情地喷咱咱也好改进!cp不适请右上or左上离开,谢谢。
====================================================================亲爱的旅客,请停下你匆匆的脚步,且听我弹完这曲远古颂歌

多少年前,有一位王子,国王将她视为自己的继承人,与其兄长一同管理国家

年轻的王子有一头火红的短发,紫罗兰的双眼锐利有神

王国北部群山起伏,上古巨龙在山间咆哮,龙王火焰在空中燃烧

年轻的王子准备出征,杀死上古的龙王,她征集了十万大军,延奔腾的河流向北进发

过去了一十七个月,火光烧红了半边天,龙王与军队两败俱伤,年轻的王子拖着疲惫的身子,誓要斩光龙族

王子被猎人的妹妹捡到,美丽的姑娘身边有头俊美的花豹,年轻的王子陷入了爱河

在静谧的森林中,王子与猎人一家生活了一十三个月,年轻的王子不再恨着杀光她亲信的龙族,仅仅希望将龙王从世界中铲除

王子向姑娘表了白,许诺登基以后必定娶她,美丽的姑娘在姐姐们的应允下害羞地答应

姑娘的花豹嗅到林中的人马,年轻的王子认出了哥哥的纹章,她奔向了在马上指挥的男人

年轻的王子没料到父亲早已去世,也料不到兄长是为了杀她而来

刽子手挥起斧头,花豹救下了王子,美丽的姑娘掌中升起漂亮的深蓝火花

姑娘现出了真身,金色的竖瞳燃起了怒火,深蓝的双翼与龙尾不加掩饰扫过军队

火烧光了一片树林,军队全军覆没

龙族姑娘为花豹包扎好伤口,打算离开

王子醒了过来,她叫住变回人形的姑娘,扯过一件披风,包住了在龙火中被烧光衣服的姑娘

'你恨我们。'姑娘曾凌驾与军队之上的灿金龙瞳含着水光,深蓝的发丝披散在无遮无拦的雪白后背

'是的。'王子将姑娘往怀中紧了紧

花豹不满地喷着鼻息,山上巨龙哮声隐隐可闻

'但我爱的是你。'王子吻上龙族姑娘的额,低低呢喃

猎人将王子带给伤痕累累的龙王,龙王硕大的头颅对准了王子,与姑娘无异的金色双瞳静静地打量

龙王将女儿托付给了年轻的王子,带着一众龙族迎上人类军队

战吼滔天,血溅沙场,禁忌的法术覆盖了整个战场,姑娘用身躯护住了王子

猎人背着龙族姑娘疲软的身躯,另一人怀中抱着一枚黄色的龙卵,她们告别了王子,和剩余龙族一同向更北的方向走,走向世界的尽头

王子再也见不到那个姑娘,再也不会爱上别人

她培养军队杀回自己腐败的国家,将王位给了橙发的牧羊人,抱起年幼时学习的班卓琴,在广阔的北部草原,为过往旅客与自己的恋人,叙述着这个长长的故事……
====================================================================
咳嗯!首先,谢谢看到这的各位忍着辣眼睛的痛看到了这,咱文笔那么渣却又上来祸害世界w咱属于脑洞大文笔渣的那一类人,我假设!有一位大大愿意接下这个可啪的脑洞,在下不胜感激!请各位看完后做个眼保健操,小心咱的文伤害到你w请不要指望咱会写更长的,以后可能会,但不是现在w

【绘希】Trooper and the Maid

咱也想下海QwQ(想得美
====================================================================
“一个士兵小伙昨晚骑马而来,他早已精疲力尽,
一个士兵小伙昨晚骑马而来,昨晚月朗星稀,
美丽的姑娘,你会和我作伴快活吗,
美丽的姑娘,你会躺在我身旁吗,
我将得到你所有的丝带,
当我于早晨离开”
歌声和着琴声从酒馆中传出,老板的身姿在粗壮的士兵中若隐若现。她悠美的歌喉与曼妙的舞姿在男人群中独树一帜。
“她牵着骑兵的手,
将他带入她的闺房,
她给他喝上一些葡萄酒,
他的爱欲像导火索般被点燃燃烧,
美丽的姑娘,你会和我作伴快活吗,
美丽的姑娘,你会躺在我身旁吗,
我将得到你所有的丝带,
当我于早晨离开”
酒馆门打开了,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她扎起来的金色马尾沾上了水珠,在火光中闪着微光。她环视了洒馆一圈,略过了角落弹着琴的人和一旁把玩着金币的家伙,将目光定在了依旧穿梭于人群中的老板,盯住了她紫色的双马尾。
“他们刚刚结束缠绵一小时,
一小时的快活短如春宵一刻,
然而街上响起鼓声,
然后鼓声愈发密集,
鼓声接近,我们的长官在集合士兵,
鼓声接近而后远离,
鼓声接近,我们的长官在集合士兵,
我们会在今晨奔赴战场,
美丽的姑娘,你会和我作伴快活吗,
美丽的姑娘,你会躺在我身旁吗,
我将得到你所有的丝带,
当我于早晨离开”
军官穿过人群,抓住了老板的手“愿意和我一起跳舞吗?”军官挑起了嘴角,水蓝色的双眼闪着挑逗的光。轻轻点了点头,老板转过身,抓住军官的手,笑弯了眼角。
“你何时会回来啊,
我亲爱的士兵情人,
你何时会再次过来,
然后来成为你的邦妮的甜心,
哦,别说了我亲爱的情人邦妮,
别让离别伤了你的心,
当石楠枝桠再次开放时,
美丽的姑娘,我将会来看你,
美丽的姑娘,你会和我作伴快活吗,
美丽的姑娘,你会躺在我身旁吗,
我将得到你所有的丝带,
当我于早晨离开,
美丽的姑娘,你会和我作伴快活吗,
美丽的姑娘,你会躺在我身旁吗,
我将得到你所有的丝带,
当我于早晨离开。”*
随着琴声的终结,疯狂的舞蹈终于停了下来。军官掏出一枚金币“来瓶伏特加,美丽的小姐。”老板眨了眨碧绿的双眸,吐了吐舌头:“咱可不只值一杯酒啊军官小姐。”愣了一下,军官苦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随即向前凑去:“您需要~”“不需要。”“诶~好无情哦漂亮的小姐~”侍者面无表情地接过金币,递上一瓶伏特加。角落的弹琴者捂住了脸,另一个人像发现了什么趣事拍着奏者的背,手中的金币变成了两瓶酒,她仰头灌了一大口,示意奏者也喝点。
“那么军官小姐要干什么呢?咱的酒馆可从未犯法呦~”人畜无害的笑容。“是~吗?那边的两个家伙不会是海盗吧?亲爱的小姐?”回以自认为完美的微笑,淡定地问道。“哦军官小姐,咱们不会让那些家伙进来的~”老板实得更灿烂了。
“是吗……”军官盯着老板,眼睛不安分地在胸前和腰间游走。“呐呐军官小姐,外面似乎有炮声哦。”老板笑了笑,向后退了一步。仔细一听,的确传来了隐隐约约的炮声。望向角落,那里空无一人,只有两个空酒杯。
“我该走了,美丽的小姐。期待下次再与您见面呢。”军官整了整衣领,微笑着看着老板。“希望你不会死在海上,士兵。”老板淡淡地说。“只不过演场戏嘛,小姐。下次,我再来找你。请好好等着我'凯旋'吧。”军官转过身,从混乱的士兵中挤出门外,经过窗边时留恋地望了老板一眼,随即奔向码头。山那头有火光和隐隐的爆炸声,酒馆内只剩下几个安分的水手。老板眯起眼睛,嘴角戏虐地翘起“祝您成功,军官小姐。”仿佛想到了什么,老板望向天边的火光“咱的'妹妹'可不好惹哦——珍妮,过来,把桌子收拾一下,一会儿还要给咱的'妹妹'过来休息呢。”楼上匆匆下来一个姑娘,她开始整理酒馆的凌乱。
码头起火了。
*这首歌是刺客信条:黑𣄃中一首船歌在网易云音乐上的翻译,不是本人自创
====================================================================
本人文笔特渣,请小心眼睛qvq希望有人能指出咱的错误,谢谢!


所谓长评

这里是长评~
对,撕了几张纸后决定直接码了,语死早加理解废的渣渣来评论了~希望不要玷污了四时歌这篇文章吧。
这是西木野真姬和园田海未的故事。年下的阿海和年上的真姬。如同阿影所说,一次不经意的点击,缠绕住了俩人的一生。她们相识相知相遇相爱,最后的分离没有让两人越走越远,而是把她们拉得更近,最后的结局,没有得到真姬的回答,只留下歌曲最后的余音。是的,歌曲。四时歌真的如同歌曲,淡淡的前奏,平缓的过渡,再到中间的高潮,乐声趋于平缓,在最后留下让人浮想联翩的尾声,甚至余音绕梁令人欲罢不能。四时歌真的是首歌,由作者细心创作出来的,海姬两人的歌。
从一开始的将来时,再跳转到现在时。之后时不时地用未来,敲击着现在的美好。这里我不得不说一句,影子桑你简直可怕!一开始虐我们一脸,之后放糖插科打诨让我们产生错觉(嗯?错觉?那么接下来请听……),糖后又用一剂暗戳戳的玻璃渣提醒我们这不是表面上看着那么简单。前文立的各种flag在后文都一一收回。阿海曾问过姐姐,爱是什么感觉,空澈回答说是愿意为那人放纵一分钟。结尾,园田海未为西木野真姬放纵了十分钟。文中暗示了很多次kke和姐姐以离开为结局的感情可能是海姬两人最终的结局,结尾是开放性的,却仍有淡淡的苦味。能把任何文掺入玻璃渣也是影子的特长了(x 两个如此相似的灵魂能在这个世界找到彼此,也算是个奇迹了吧。
她们的经历很坎坷,我十分确定这可以说是个完美的结局了。现实中,同性恋是被极度厌恶的,人们对他们持有敌对态度,多少人只能在酒吧夜店放纵自己。从客观角度来看,这是她们最好的结局,也是最现实的结局。写手极力在还原角色本性的时候插入了现实,让她们成为了真实。这正是写手文笔和构思的精妙之处。
瑕疵这种东西我真的无能为力~
好吧长评开头过渡结尾一个比一个烂,希望没有贬低这篇文章,这真真真真的是一篇好文章,没看过的童鞋请务必要看!
啊啊啊,写完了?对,写完了。比得上咱一篇作文了,读后感什么的最苦手了quq希望没有错误的解读吧qwq实体书由同学代收,发不了图同时人在广东会很晚到果咩果咩,到货了会叫同学发图的嘿嘿嘿~番外什么的咱没看过所以并没有评论果咩果咩有细节没讲也没办法了www总之,所有的锅都是咱的!影子桑和海姬没有错!你们只需要养(gen)病(wen)和放闪就可以了!【括号里的是玩笑啊哈哈,保养好身体在谈更新吧www】
渣长评请过目www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 ̄▽ ̄)@影子差不多是一只废猫了

新坑预定+妮可生贺(辐射世界观)

是的我来开坑了,可啪的大坑,如今要发的是序1:妮可篇,全文长篇预定,无固定更新时间,友情向(吧?cp什么的平行世界吧。可接受点文,果鸟太勉强可能不接受。坑努力不弃,加油吧!有没有人看也无所谓了,练笔作。文笔渣,欢脱的虐文,对辐射世界观不太了解,捡垃圾专业户请勿吐槽谢谢~序有9章,妮可的是第一章,以小鸟为主的第三人称视角,基本走向已定,开放式结局,码完字就发文。我快被蚊子咬死了……谁来救救我~

存梗

广阔的山脉绵延起伏直通远方,孤独的公路几乎淹没在风沙之中。一家小小的酒馆才熄灭了灯光。吉普在警车之后,行驶在公路上,车轮带起一片风沙。车灯在夜幕中若隐若现,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老长,低低的引擎轰鸣和几百年前的枪声混杂,驶在时光之上。
“为什么我要帮你们又搞枪又搞马……”绿衣警官揉了揉她的金发,一脸无奈。“会帮你的。”园田海未检查了弹匣,紧了紧腰带,一脸无所谓。“是是是我错了。小心别死了。我还要吃夜宵呢。”绘里撩了撩头发,一言不发。“走吧,对这仨宝贝好点,我哥会骂我的。”警官整了整衣领,推了她们一吧。
======================================================
“想她们了吗……”“……”“……”“都是我………”“西木野真姬你再说一句试试。”“早就说过,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你不信我们?”“不……”“自己造的孽跪着也要承担。还连累?!当初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再说……”“谢谢,你们。”“嗯?”“陪我走过了东蛋、缉毒现场、美洲荒漠,再走下去又何妨,毕竟早已不是那三个乖宝宝。”“是啊……我们不是她们了。”……
“绘里,海未,有你们陪我离开……谢谢。”


好像……没讲清楚?